余英時
余英時
▲余英時的言論曾在兩岸三地都發揮過影響力,他自言自己只不過是不說鬼話,不說神話,只說最普通的人話而已。(圖/一本政經 Power Politics)

余英時

史學泰斗余英時痛批台灣商人收買媒體迎合中國

史學泰斗、中研院院士余英時四日發表聲明強調:「台灣有一些有勢有錢的政客和商人,出於絕對自利的動機,已下定決心,迎合中共的意旨,對台灣進行無孔不入的滲透,公共媒體的收買不過是其中一個環節而已。」余英時

旺旺中時集團總裁蔡衍明接受《華盛頓郵報》採訪時稱六四事件「不可能有那麼多人死亡」,加上旺中購併中嘉遭質疑壟斷媒體,學界發起「拒絕中時運動」,余英時以具體行動,在五四當天發表聲明,展現知識分子的風骨。余英時

八十二歲的余英時是當代最偉大史學家,專研中國思想史和學術史,1974年當選我國最高學術榮銜中研院院士,2006年更獲有「人文諾貝爾獎」美譽的「克魯格人文與社會科學終身成就獎(Kluge Prize)」殊榮。余英時

他長期在美國任教,著作等身,影響力橫跨東、西方世界,是西方學界認識中國思想文化的重要入口。余英時

余英時與《中國時報》已故創辦人余紀忠私交甚篤,過去常在《中時》發表時論。余英時

「拒絕中時運動」發起人澄社社長黃國昌將在六日舉行紀念五四運動座談會,余英時在給黃國昌的信中,呼籲知識份子勇敢捍衛台灣的自由民主價值。余英時

余英時說:「我在美國看到台灣這幾年的政治變化,早已發生一種很深的憂慮。我覺得台灣有一些有勢有錢的政客和商人,出於絕對自利的動機,已下定決心,迎合中共的意旨,對台灣進行無孔不入的滲透,公共媒體的收買不過是其中一個環節而已。余英時

你們所發起的『拒絕中時運動』和這次『五四座談』恰好證實了我的憂慮。」余英時

「台灣好不容易才爭取到今天這一點點民主和自由的成果,體制雖已初具,基礎則尚未穩固,台灣知識人社群必須以維護民主、自由體制並促使它不斷成長,為最大的天職,稍有鬆懈,便必將落進中共的『統戰』謀略之中。余英時

『拒絕中時』和『五四座談』都是及時的『救亡』行動,足以將上述那一類商人和政客的原形展示出來,使廣大的台灣人民有普遍的警覺。」余英時

「稍知中國大陸內部真實情況的人,都不會為中共表面的『經濟繁榮』所惑。余英時

從中共『維穩』經費超過國防經費這一點來看,這一政權已在無比的恐懼和慌亂之中,正符合『日暮途窮,倒行逆施』的古話。余英時

剛剛發生的薄熙來大案和陳光誠國際事件,都為我們提供了最可靠的事證。余英時

這些事件不過是浮在水上的冰山一角,其下層的崩解動向可以想見。余英時

像中共這樣一個橫暴、下流、腐敗、殘忍的統治集團,是絕不可能獲得『穩定』的,現在大陸各地群體抗爭事件每年不下一、二十萬次;『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』,說不定什麼時候局面失控,一種不能想像的解體局面便會突然出現。前蘇聯的崩潰並無絲毫外力在起作用,極權體制內部的無數矛盾才是逼使它走上滅亡的力量。」余英時

「台灣有不少人患著『恐共症』,中共勢力之所以能透過政客與商人而滲透進來,便是由於這心理因素作祟,我盼望台灣知識人能在解除「恐共」心理方面,更發揮一點作用。」余英時

台大新聞所教授張錦華說,余英時不怕得罪權勢站出來說話,讓人敬佩,旺旺中時背後有不明的政商利益,不斷幫中國政府宣傳,已成傳聲筒,喪失媒體監督角色。余英時

政大新聞系副教授劉昌德也說,新聞媒體應客觀中立,但旺中對外卻討好中國政權,對內又踐踏媒體專業,令人遺憾。余英時

澄社社長黃國昌說,他收到余英時傳來的親筆鼓勵信,非常興奮。余英時

從蔡衍明的六四事件受訪談話,到旺中購併中嘉,再到《中時》「時論廣場」資深主編蔡其達(筆名晏山農)日前遭資遣,印證了運動的正當性。余英時

蔡其達上月十一日被《中時》以人力精簡等理由資遣,蔡認為主因是他在臉書上公布了旺中人事調動案的照片,觸犯了蔡衍明。余英時

黃國昌昨說,明天將邀政大新聞系教授馮建三、資深媒體人馮光遠、樂評兼棒球球評翁嘉銘(筆名瘦橘子)和蔡其達,舉辦「五四座談:當中時不再忠實、無視五四:從「蔡其達事件」談自由思潮與民主的困境」。余英時

來源:/史學泰斗余英時痛批台灣商人收買媒體迎合中國

梅友金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